陕西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

勉县同心勠力决胜脱贫攻坚


  从1949年到2019年,勉县走过辉煌的70年。经过70年的不懈努力,勉县曾经贫穷落后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县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从1949年到2019年,勉县走过辉煌的70年。经过70年的不懈努力,勉县曾经贫穷落后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县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节点上,勉县同样在向着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目标大踏步迈进。脱贫攻坚是重大政治任务,也是第一民生工程。2019年勉县实现整县脱贫摘帽,是勉县县委、县政府向43万勉县人民的庄严承诺。    2018年年底,勉县的贫困人口已由2016年的5.4万人下降到1.7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6.8%降到4.84%。今年,全县对照“两不愁三保障”核心指标和“576”脱贫退出标准,69个村要实现脱贫退出和整县摘帽。    即便整县摘帽后,勉县仍坚持“四个不摘”,把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结合,进一步巩固和提升脱贫质量。同时,勉县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巩固脱贫成效的现实路径,在理念上、规划上有效衔接,加快实施产业提质、基础提升等乡村振兴“八大行动”,打造“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农村。    产业兴旺 脱贫攻坚基础扎实    10月29日,阳光正好,勉县元墩镇唐湾村三组的贫困群众郝成选,穿着工作服,熟练地给每个菌棒注水。激起的水流打湿了他的额头,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郝成选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现在给唐湾村食用菌基地当技术员哩,在家门口上班,每天能有100多元收入。”郝成选说,他本来也在家发展过香菇产业,但由于受场地、资金的限制,没有成功。自从掌握了香菇种植技术后,他被聘为唐湾村食用菌基地的技术员,负责管理香菇生产。    管理工作走上正轨后,唐湾村食用菌基地的收益也相当可观。目前已投入使用的标准化香菇大棚,每座大棚能发展1700袋香菇。食用菌基地共计划建设15座标准化香菇大棚,等到每座大棚建成投产后,预计年收入可达22.5万元,能带动全村11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增收500元以上。    除了香菇产业外,勉县的辣椒也承载着产业扶贫的“希望”。近日,已经种植了两年“希望七号”辣椒的勉县武侯镇李家河村贫困群众郑洪文喜上眉头。在他那一畦畦排列整齐的辣椒地里,一串串辣椒挂满枝头,茁壮成长,甚是喜人。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勉县因地制宜,最终确定建设辣椒基地作为扶贫项目。经过充分考察和对接,勉县决定引进成都靓马集团,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方式,在县内17个镇发展“二荆条”辣椒2.7万亩,成都靓马集团以每公斤1.9元的保底价收购辣椒。县财政还从涉农整合资金中安排850万元用于辣椒育苗,并免费发放辣椒苗给贫困群众。同时,以汉中蜀丰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为主,投资500万元在同沟寺镇金丰村建设辣椒初加工厂,并计划在县循环产业园区投资3000万元建设辣椒精深加工生产线1条,集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条即将形成。    勉县在汉中市成立首家土地股份合作社,推动农村“三变”改革全面铺开,创新互助资金“村财镇管”模式,建立涉农资金使用“放管服”平台,为发展产业打下了坚实基础。按照长短结合“3+X”产业发展思路,勉县大力发展猕猴桃、辣椒、食用菌、中蜂、肉牛、蚕桑等高附加值现代农业产业;累计实施产业项目660个,建立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153个,培育新型带贫经营主体168个,带动3.23万人增收。    保障就业 贫困群众端牢“饭碗”    10月30日,在勉县周家山镇留旗营社区,清澈的池水碧波荡漾,整洁的广场纤尘不染。这是保洁员贾小峰——一位贫困群众细致耐心工作的成果。贾小峰就是本社区的居民,现年58岁,女儿在外打工,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他长期患有慢性病,不能干重活,在帮扶干部的介绍下,贾小峰在社区的公益性岗位工作,每天早晚扫两次社区,一个月能拿到500元的固定工资。    “在家门口把活干了,把钱挣了,日子也越来越舒坦了!”贾小峰说。    在勉县,还有许许多多的“贾小峰”们,同样获益于公益性岗位工作。“我觉得移民安置点的公益性岗位比较适合我。”8月16日上午,勉县“零就业”贫困家庭劳动力人岗对接精准招聘会上,来自勉县新铺镇龙王庙村的贫困群众张雪书找到了心仪的工作。与他一道达成就业意向的还有58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    在招聘会上,勉县人社局、勉县移民办等部门开发94个移民安置点公益专岗,累计600多个岗位供贫困劳动力选择。而这些公益性专岗,就是为因患慢性疾病而导致劳动能力较弱的贫困群众设立的,包括保洁员、信息员、护林员等岗位。    对没有能力“走出去”的贫困群众,县上为他们在家门口提供工作岗位,而面对有能力出去的贫困群众,则积极将他们“送出去”,实现转移就业。    借助苏陕协作的东风,勉县、海门两地10个镇(街道)分别建立结对帮扶关系,实现常态化对接。勉县还创建了“求职需求”与“岗位供给”两张清单,将有就业能力和务工愿望的贫困群众“送出去”。2018年,勉县举办招聘会11场,提供就业岗位3万余个,达成意向9000余人,实现贫困劳动力输出4033人。    贫困群众想要出去工作,总要有一技之长,勉县怎么做?“校企合作、校校合作”的订单定向培训和农村劳动力转移前培训解决了贫困群众的后顾之忧。去年,勉县开展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前培训 2.38万人,岗前培训178人,订单培训316人。勉县职业教育中心与海门市中等专业技术学校携手举办了海门职业教育的“勉县班”,开设汽车应用与维修等两个专业,140名学员毕业后直接赴江苏进厂务工。    从开展技能技术培训、组织劳务输出,到大力开发公益性岗位、全面推进就业扶贫车间(工厂)建设,再到打造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创客沙龙,鼓励返乡下乡创业就业,勉县有效破解了群众在家门口务工难的问题,直接或间接带动1.11万余名贫困群众增收,5800余名贫困群众实现家门口就业,人均年增收6000元以上。    道德建设 精神文明凝心铸魂    有精准的扶贫产业,有广阔的就业渠道,更需要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勉县坚持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建立“道德积分银行”198个,各村设立“红黑榜”,开展“三讲三学助脱贫”,召开院坝说事会,引导贫困群众用勤劳的双手脱贫致富,建设环境美、风尚美、生活美的新家园;受教育群众达13万余人次,培育县镇村各类先进典型3800余人,推动了农村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    “道德积分银行”“红黑榜”对贫困群众精神面貌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勉县阜川镇晏河村贫困群众邓红春曾是当地出了名的“懒汉”,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有时一天只做一顿饭,家里居住条件极差,帮扶干部多次上门动员他外出打工或在村上采茶、养鸡养猪,他都爱理不理,根本没有脱贫的心劲儿。自晏河村成立“道德积分银行”后,村上对他的种种“等靠要”行为予以扣分,在“季评星”的表彰大会上,邓红春被“请”上了“黑榜”,看着其他村民或以积分换物,或得到表彰,邓红春的思想深受触动。经过一年帮扶,他不仅当上生态护林员,还在村上的帮助下修了新房,终于登上了“红榜”。    有的群众改“懒”,有的群众因为“道德积分银行”“红黑榜”变得越来越注重环境卫生了。勉县新铺镇余家沟村民杨玉凤家里房前屋后杂草丛生,屋内更是无从下脚,村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要求其打扫卫生,都没有得到实际效果。自余家沟村成立“道德积分银行”后,村干部和第一书记前往他家检查卫生,并介绍“道德积分银行”的积分办法,杨玉凤心动了。几天后村干部再次走访,看见其家里焕然一新、干净敞亮,当场就给杨玉凤积了5分。杨玉凤说:“不蒸馒头争口气,我要的不仅仅是积分,还要一张让人能瞧得起的脸面。”    从对行为量化积分到“善行义举榜”“红黑榜”,再到先进典型表彰及后进人员的帮扶转化,“道德积分银行”把群众所关心的“面子问题”转化为道德约束,倒逼群众改陋习、扬正气,有效破解了基层管理中法律手段难覆盖、行政手段难奏效、村民自治手段软等问题。    道德评议、“善行义举榜”、“红黑榜”等形式,褒扬先进、鞭策后进,有效地激发了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特别针对部分“懒、散、闲”贫困户,勉县引导他们在参与村级公益事业、产业发展、技能培训、村基础设施建设、村庄环境整治等工作中获取报酬和积分,有效调动他们参与脱贫攻坚的积极性。脱贫攻坚以来,全县共摸排出类似邓红春的贫困群众233名,目前他们已全部得到帮扶转化。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节点上,勉县同样在向着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目标大踏步迈进。脱贫攻坚是重大政治任务,也是第一民生工程。2019年勉县实现整县脱贫摘帽,是勉县县委、县政府向43万勉县人民的庄严承诺。


  2018年年底,勉县的贫困人口已由2016年的5.4万人下降到1.7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6.8%降到4.84%。今年,全县对照“两不愁三保障”核心指标和“576”脱贫退出标准,69个村要实现脱贫退出和整县摘帽。


  即便整县摘帽后,勉县仍坚持“四个不摘”,把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结合,进一步巩固和提升脱贫质量。同时,勉县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巩固脱贫成效的现实路径,在理念上、规划上有效衔接,加快实施产业提质、基础提升等乡村振兴“八大行动”,打造“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农村。


  产业兴旺 脱贫攻坚基础扎实


  10月29日,阳光正好,勉县元墩镇唐湾村三组的贫困群众郝成选,穿着工作服,熟练地给每个菌棒注水。激起的水流打湿了他的额头,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郝成选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现在给唐湾村食用菌基地当技术员哩,在家门口上班,每天能有100多元收入。”郝成选说,他本来也在家发展过香菇产业,但由于受场地、资金的限制,没有成功。自从掌握了香菇种植技术后,他被聘为唐湾村食用菌基地的技术员,负责管理香菇生产。


  管理工作走上正轨后,唐湾村食用菌基地的收益也相当可观。目前已投入使用的标准化香菇大棚,每座大棚能发展1700袋香菇。食用菌基地共计划建设15座标准化香菇大棚,等到每座大棚建成投产后,预计年收入可达22.5万元,能带动全村11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增收500元以上。


  除了香菇产业外,勉县的辣椒也承载着产业扶贫的“希望”。近日,已经种植了两年“希望七号”辣椒的勉县武侯镇李家河村贫困群众郑洪文喜上眉头。在他那一畦畦排列整齐的辣椒地里,一串串辣椒挂满枝头,茁壮成长,甚是喜人。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勉县因地制宜,最终确定建设辣椒基地作为扶贫项目。经过充分考察和对接,勉县决定引进成都靓马集团,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方式,在县内17个镇发展“二荆条”辣椒2.7万亩,成都靓马集团以每公斤1.9元的保底价收购辣椒。县财政还从涉农整合资金中安排850万元用于辣椒育苗,并免费发放辣椒苗给贫困群众。同时,以汉中蜀丰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为主,投资500万元在同沟寺镇金丰村建设辣椒初加工厂,并计划在县循环产业园区投资3000万元建设辣椒精深加工生产线1条,集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条即将形成。


  勉县在汉中市成立首家土地股份合作社,推动农村“三变”改革全面铺开,创新互助资金“村财镇管”模式,建立涉农资金使用“放管服”平台,为发展产业打下了坚实基础。按照长短结合“3+X”产业发展思路,勉县大力发展猕猴桃、辣椒、食用菌、中蜂、肉牛、蚕桑等高附加值现代农业产业;累计实施产业项目660个,建立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153个,培育新型带贫经营主体168个,带动3.23万人增收。


  保障就业 贫困群众端牢“饭碗”


  10月30日,在勉县周家山镇留旗营社区,清澈的池水碧波荡漾,整洁的广场纤尘不染。这是保洁员贾小峰——一位贫困群众细致耐心工作的成果。贾小峰就是本社区的居民,现年58岁,女儿在外打工,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他长期患有慢性病,不能干重活,在帮扶干部的介绍下,贾小峰在社区的公益性岗位工作,每天早晚扫两次社区,一个月能拿到500元的固定工资。


  “在家门口把活干了,把钱挣了,日子也越来越舒坦了!”贾小峰说。


  在勉县,还有许许多多的“贾小峰”们,同样获益于公益性岗位工作。“我觉得移民安置点的公益性岗位比较适合我。”8月16日上午,勉县“零就业”贫困家庭劳动力人岗对接精准招聘会上,来自勉县新铺镇龙王庙村的贫困群众张雪书找到了心仪的工作。与他一道达成就业意向的还有58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


  在招聘会上,勉县人社局、勉县移民办等部门开发94个移民安置点公益专岗,累计600多个岗位供贫困劳动力选择。而这些公益性专岗,就是为因患慢性疾病而导致劳动能力较弱的贫困群众设立的,包括保洁员、信息员、护林员等岗位。


  对没有能力“走出去”的贫困群众,县上为他们在家门口提供工作岗位,而面对有能力出去的贫困群众,则积极将他们“送出去”,实现转移就业。


  借助苏陕协作的东风,勉县、海门两地10个镇(街道)分别建立结对帮扶关系,实现常态化对接。勉县还创建了“求职需求”与“岗位供给”两张清单,将有就业能力和务工愿望的贫困群众“送出去”。2018年,勉县举办招聘会11场,提供就业岗位3万余个,达成意向9000余人,实现贫困劳动力输出4033人。


  贫困群众想要出去工作,总要有一技之长,勉县怎么做?“校企合作、校校合作”的订单定向培训和农村劳动力转移前培训解决了贫困群众的后顾之忧。去年,勉县开展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前培训 2.38万人,岗前培训178人,订单培训316人。勉县职业教育中心与海门市中等专业技术学校携手举办了海门职业教育的“勉县班”,开设汽车应用与维修等两个专业,140名学员毕业后直接赴江苏进厂务工。


  从开展技能技术培训、组织劳务输出,到大力开发公益性岗位、全面推进就业扶贫车间(工厂)建设,再到打造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创客沙龙,鼓励返乡下乡创业就业,勉县有效破解了群众在家门口务工难的问题,直接或间接带动1.11万余名贫困群众增收,5800余名贫困群众实现家门口就业,人均年增收6000元以上。


  道德建设 精神文明凝心铸魂


  有精准的扶贫产业,有广阔的就业渠道,更需要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勉县坚持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建立“道德积分银行”198个,各村设立“红黑榜”,开展“三讲三学助脱贫”,召开院坝说事会,引导贫困群众用勤劳的双手脱贫致富,建设环境美、风尚美、生活美的新家园;受教育群众达13万余人次,培育县镇村各类先进典型3800余人,推动了农村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


  “道德积分银行”“红黑榜”对贫困群众精神面貌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勉县阜川镇晏河村贫困群众邓红春曾是当地出了名的“懒汉”,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有时一天只做一顿饭,家里居住条件极差,帮扶干部多次上门动员他外出打工或在村上采茶、养鸡养猪,他都爱理不理,根本没有脱贫的心劲儿。自晏河村成立“道德积分银行”后,村上对他的种种“等靠要”行为予以扣分,在“季评星”的表彰大会上,邓红春被“请”上了“黑榜”,看着其他村民或以积分换物,或得到表彰,邓红春的思想深受触动。经过一年帮扶,他不仅当上生态护林员,还在村上的帮助下修了新房,终于登上了“红榜”。


  有的群众改“懒”,有的群众因为“道德积分银行”“红黑榜”变得越来越注重环境卫生了。勉县新铺镇余家沟村民杨玉凤家里房前屋后杂草丛生,屋内更是无从下脚,村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要求其打扫卫生,都没有得到实际效果。自余家沟村成立“道德积分银行”后,村干部和第一书记前往他家检查卫生,并介绍“道德积分银行”的积分办法,杨玉凤心动了。几天后村干部再次走访,看见其家里焕然一新、干净敞亮,当场就给杨玉凤积了5分。杨玉凤说:“不蒸馒头争口气,我要的不仅仅是积分,还要一张让人能瞧得起的脸面。”


  从对行为量化积分到“善行义举榜”“红黑榜”,再到先进典型表彰及后进人员的帮扶转化,“道德积分银行”把群众所关心的“面子问题”转化为道德约束,倒逼群众改陋习、扬正气,有效破解了基层管理中法律手段难覆盖、行政手段难奏效、村民自治手段软等问题。


  道德评议、“善行义举榜”、“红黑榜”等形式,褒扬先进、鞭策后进,有效地激发了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特别针对部分“懒、散、闲”贫困户,勉县引导他们在参与村级公益事业、产业发展、技能培训、村基础设施建设、村庄环境整治等工作中获取报酬和积分,有效调动他们参与脱贫攻坚的积极性。脱贫攻坚以来,全县共摸排出类似邓红春的贫困群众233名,目前他们已全部得到帮扶转化。


标签: 勉县 脱贫攻坚

阅读:0

返回首页